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狼爱似火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狼爱似火
第一章 大兴安岭的西南方,千百年来的古战场,忽有奇星异动—— 星子坠落,一分为二,瞬间消失在神秘无际的草原…… ***** 黎曜风知道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因为在现实中,一向冷静谨慎的他绝不可能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唔……嗯……嗯……」 双唇被狠狠地吞噬,陌生的、狂热的、异常柔软的舌尖侵入自己的口腔,贪得无厌地、反複舔舐着每一寸的粘膜,乳珠、性器全都被强硬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搓弄得又红又硬—— 「唔……啊……放……放手……」 低沈磁性的男声回以吃吃一笑,让黎曜风更是羞怒不已。 正面已被攻击得几乎毫无招架的余地,黎曜风刚想挥拳推开眼前这个可恶的偷袭者,一个不留神,身后竟不知何时也落入了他人之手! 双臀被用力地掰开,那连自己也不常触摸的小洞被手指挑逗似地按摩扩张…… 黎曜风还来不及抵抗,就瞬间被另一个凶猛的硬物不顾一切地沖了进来—— 「呜啊啊——」 肠道被疯狂地进出抽动,内脏像要被活生生搅烂的剧痛让黎曜风再也忍不住地惨叫出声! 「不——」 黎曜风痛得浑身发颤却依稀可听见身后另一个男声安抚的低语。 他知道自己哭了。 在现实中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也绝不可能掉下的眼泪,在这两个连脸都看不到的侵略者面前,自己却丢尽顔面的哭了。 「呜……可恶……不……嗯……哈啊……啊……」 明明痛的想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进入角度的变化,却又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令人发狂的绝顶快感不知羞耻地像风暴一样席捲了他濒临崩溃的肉体! 哈啊……啊……不……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咬住下唇拼命忍住像蕩妇一般的淫叫声,但身体却再也禁不住一阵阵地抽搐痉挛,在精液猛地喷射出来的时候,黎曜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一回! 男人们野兽般的气息和精液随后也嘶吼着四处散溅在他的身上,炙热地几乎要灼伤己身…… 混……混蛋! 知道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毫不留情地操弄蹂躏的黎曜风简直气得发狂! 醒来!快给我醒来! 尽管肉体还残存着欲死的快感,尽管这只不过是个可笑虚幻的梦,但一向冷静理智的黎曜风却绝不容许自己有如此失去控制的时候! ***** 恶梦! 真是他妈的恶梦! 清晨醒来发现自己泪留满面,还可笑地搞了一床精液后,黎曜风简直羞愤难当! 心情恶劣地狠狠洗漱一番,把那张该死的床单一把扔进垃圾桶里,黎曜风冷着一张脸就上班去了。 「老爷子有急事召唤,速回!」 秘书匆忙递上的字条,让正在主持学校董事会议的黎曜风原本坏透的心情更加恶劣。 老爷子——黎家的最高主事者,也是一手将自己带大的爷爷,处事向来临危不乱,像今天如此紧急的召唤,尚属首次。 黎曜风心头略一沈吟,决定将会议交给学校的副董事,由他代替自己继续主持的工作。 车子急驶在前往近郊山上的一条僻静公路上,过了几个转弯,黎曜风在一处从外界几乎看不出有道路的树丛中穿越而过。 在毫无人烟的小路上又行驶了将近十分锺的路程,黎曜风才终于停下了车,改用步行的方式往更深的山头走去。 黎家古朴的庞大院落在郁郁的树林间已隐约可见,黎曜风才步上台阶,一擡头就见到自己的爷爷已在大门口翘首期盼。 「爷爷,外面风大,你怎麽不在屋内等我呢?」眉头微微一皱,黎曜风已知道事情绝对非同小可,否则向来雷打不动的爷爷也不会急到要在门口等他了。 「曜风,你可回来了。快,快跟我进屋去,你小叔也在屋里等着你呢。」急切地扯着孙子就往内屋走去,黎家老爷看起来又是兴奋又是迫切。 小叔?怎麽连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蹤缥缈的小叔也来了?到底是发生什麽大事了?黎曜风心中不由得愈来愈疑惑。 「曜风,几年不见你是愈来愈俊了,要不是你已经订婚了,我看黎家的门坎恐怕都要被求亲的人踏破了,哈哈哈……」黎南平在自己这个相貌堂堂的侄子肩上用力一拍,爽朗地大笑起来。 「小叔,你说笑了。」黎曜风淡淡地说。 「你哦,个性如果再开朗一些就好了,年纪轻轻就这麽死气沈沈的,可不是什麽好事啊。」 哎,自己的哥哥和嫂嫂在曜风小时候就双双过世了,由专制跋扈的爷爷养大的小孩也难怪会这麽不活泼啊。黎南平摇了摇头,轻轻歎了口气。 「什麽死气沈沈?曜风这样是稳重!『稳重』这两个字我看你这辈子是不会懂的吧?」黎家老爷冷冷地瞪着自己这个从小就不安分的小儿子。 「爷爷、小叔,到底是发生什麽事了?为什麽这麽急着找我回来?」黎曜风知道如果不快转移话题,这两个向来不对盘的父子俩肯定要吵起来,今天的他可没心情再替人劝架了。 「曜风,快,你快跟我来。」黎家老爷一听孙子提起这件事立刻迫不及待地将他拉进屋里。 「快跪下。」 「爷爷?」黎曜风看着向来不祭拜任何神明的爷爷竟然向着案上一个老旧的木盒子虔诚地下跪膜拜,不禁有点愕然。 「曜风,还不快跪下。」 「是。」再看到一向视礼教为无物的小叔也跟着顶礼膜拜,黎曜风立刻跟着跪下。 三人在连磕三个响头后,黎家老爷率先起身打开木柜子,姿态恭敬地请出来了他视逾性命的珍宝——一块约有半个手掌大、近乎透明、上面有着不知名雕刻的玉佩。 「爷爷,这是……?」 「曜风,这就是我们黎家千百年来的传家之宝,也是一直庇荫我们黎家代代昌盛、享尽荣华富贵的『神物』!」 原来坊间一直在流传有关于我们黎家的「神物」就是这块毫不起眼的玉佩?第一次见到实物的黎曜风心里微感诧异。 「曜风,你可别小看了这玉佩,这可是我们全族人视逾性命的命脉啊!如今爷爷将它暂时交给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需要你带着它一起完成。你一定要答应爷爷,就算丢了性命,也绝不可让它落入他人之手,知道吗?」 「爷爷,我知道了。」黎曜风神色一整,慎重地低头,让爷爷将玉佩载上自己的颈项。 在玉佩贴上胸前的那一刻,一股奇异的感受突然涌上心头—— 黎曜风不知为何竟想起了昨夜的梦。 体内莫名地骚动起来,当他发现自己竟然差点勃起的时候,黎曜风立刻狼狈地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曜风,怎麽了?你脸怎麽这麽红?」很少看到神色淡然的侄子有如此奇怪的表情,黎南平不禁好奇地问。 「没什麽,我没事。」 努力驱逐那诡异的感受,黎曜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中已是一片清明。 「曜风,你立刻随你的小叔动身,此行任务艰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爷爷从小给于你的种种严格训练,为的就是这一天啊!」 「爷爷,我明白了,我会全力以赴的。」 「去吧,带着腾格里赐于我们的恩泽,回到我们族人那遥远的故乡去吧……」 ***** 腾格里——草原人的「天」。 对世世代代生长在蒙古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来说,腾格里是父,草原是母。 而由腾格里派遣前来守护这片美丽草原的,却是人们打从心底最畏惧也最崇敬的——蒙古狼。 黎曜风眼前就有这样一大群。 骑在高大勇猛的突厥马——乌珠穆沁马的背上,望着眼前金毛灿灿、杀气腾腾、大如花豹的数十匹蒙古巨狼,黎曜风心中顿时一凛。 对「狼」,尤其是威猛的蒙古狼,黎曜风从小就有着极为深刻的研究。 当其它的小男孩都在玩汽车、玩机器人的时候,黎曜风却从小就被爷爷丢进书房里研究狼的一切。 虽然不懂为什麽爷爷要这麽做,但他却从不以为苦,因为他是打从心里喜爱这种美丽勇猛的生物。 那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骑乘在马上奔驰,想象与一大群狼在草原上竞跑的画面…… 「这下算不算美梦成真啊?」黎曜风望着眼前的狼群自嘲地笑了笑。 熟悉狼性的黎曜风知道自己麻烦大了,单枪匹马遇上正在「开会」的狼群,虽然由他们光亮的毛色看出这不是群饿狼,但由他们那像锥子一样射向自己的目光中,黎曜风知道他们已对这闯进他们「作战会议」中的陌生人动了杀机。 何况这还是一群不寻常的狼。 一般来说,狼群的数量不至于如此壮观,狼群中也不可能个个身子大小如此统一,但这群狼看起来却像是精挑细选、万中选一的一样高大、一样威武,就像是…… 「御林军!」 黎曜风心中顿时涌起狂喜。 找到了吗?真的找到了负责守卫「神上」的草原御林军了吗? 自己和小叔费尽千辛万苦在这片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寻找了大半个月,小叔还莫名其妙地发高烧住进了医院,仅剩下自己一人背负着家族的使命没日没夜地寻找着。 「曜风,千百年来守护我们家族的『神物』其法力已日渐微弱,向来无病无灾的族人已接连出了意外,可见厄运已经开始降临我们家族了!族里的萨满法师告诉我们,在这个月的第二个月圆之前,这块玉佩的法力就将永远消失了!你务必要在此之前找到我们的『神上』,恳请他再次莅临我们家族,再赐予我们另一项神物,以庇佑我们黎家代代再拥有绵延的福分,不然只怕我们家族就要大难临头了!」 耳边响起爷爷殷切的叮嘱,眼看第二个月圆再过几天就要到了,黎曜风心中不是不紧张的。 但今天……我终于找到了! 黎曜风决定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动声色、冷静出奇地骑着马缓缓前行,黎曜风和身下出名的战马很有默契地假装没有看见眼前的狼群,用一种绝对自信、无比从容的姿态一步步地悠閑漫步而去…… 他知道自己此刻需要的是绝对的勇气与智慧,不但要让生性多疑的狼群看不出一丝的犹豫和胆怯,还要让他们相信自己有恃无恐,身后有百万援军相随,不然只怕他一个轻举妄动就可能引发草原上最凶残的蒙古狼群体攻击! 黎曜风身上有枪,但这枪再快再凖,也绝不可能同时能消灭数十匹勇猛的狼武士。狼是最团结、最有群体作战意识的动物,只要有一只狼受到攻击,其它的狼群便会集起反抗、报複到底! 深知狼性的黎曜风当然不会犯下如此低等的错误。何况他根本无意伤害这群狼。 他还需要他们引导他去晋见「神上」! 黎曜风计划等躲过这群狼的监视,他就要悄悄地尾随在它们身后,利用最先进的科学仪器找到「神上」所在的地方。 夜色如墨,连月亮都不见蹤影。 马上的人和人身下的马,眼看就要安全地通过狼群的攻击范围了。 突然,一匹狼向黎曜风身后的山坡飞奔而去—— 黎曜风心口一跳,知道这一定是聪明的狼军团派出的探子,想察看他身后是否真有援军埋伏。 大事不妙! 黎曜风当机立断,没等到狼探子回报,他大吼一声,一手拔出手枪,对空连放三枪,另一手则拉紧缰绳,策马狂奔! 狼群被突如其来的枪响吓得集体一震,向后方略微退了开去,但不管他们受到何等惊吓,依旧训练有素地保持着草原狼军团古老的建制和队形,前锋、中卫及后卫一一排列整齐,丝毫没有鸟兽散的混乱,让回头张望的黎曜风也不由得心生佩服。 在这时,狼探子不负使命地奔回军团中做了回报。 狼群们终于识破了狡诈人类的空城计! 黎曜风知道事情要糟,连身下的宝马也察觉了事情的变化,而慌张地喷着气,撒蹄狂奔起来! 狼群们疯狂了!对侵略者他们向来不留任何活口! 厚厚的云层在这时突然散了开去,圣洁的月亮将恩泽洒遍郁郁的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