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华概况 新闻中心 组织机构 旅游资源 招商引资 企业风采 女娲文化 西华文化 图说西华 视频西华 西华特产 乡镇之窗 西华论坛
内容搜索:
位置:主页 > 女娲文化 >
西华盘古女娲神话及其精神传承的调查与思考(五)
发表者:admin 发表时间:2014-10-20 10:52

       厚重的先贤文化是盘古女娲文化的精神传承

  在西华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不仅有盘古开天和女娲补天、造人的传说,还有许多其他民间传说和历史典故。如商王高宗武丁在西华祭祖、访贤、捕蝗,死后又葬于西华,现存有商王高宗陵;商代名相箕子在此编纂《洪范九畴》,如今西华仍有“衍畴学院”遗址;南华真人庄周在此化蝶、梦鱼并作《逍遥游》,西华县逍遥镇因此得名;西楚霸王项羽和汉王刘邦争战鸿沟的故事,就发生在今西华县境内的贾鲁河畔;汉代名将卫青被汉武帝封为长平侯,封地就是如今的西华县;三国名将邓艾曾在红花镇护挡城屯田,现有护挡城和亮马台遗址;《西游记》中唐僧的母亲——殷温娇就是西华县殷庄人,后人建有华台寺(西华人称佛爷殿)。此外还有以新四军杜岗会师、国家计委“五七干校”为主的红色文化,以二十四孝之一“丁兰刻木”、奉母城兄弟争母为主的孝道文化,以逍遥胡辣汤为代表的美食文化,以黄泛区为代表的农垦文化,以及后于王、张氏庄园、南柳城、后习阳城、广粮城等39处古城遗址,商高宗陵、陈灵公墓等十余处古墓葬等。经过认真地梳理,我们发现这些典故和传说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盘古、女娲神话一脉相承的,继承并发扬了盘古女娲神话中开拓创新、牺牲奉献、母性包容和崇尚自然的精神。

  (一)武丁大帝的西华情缘与华夏民族的大融合。

        武丁,姓子,名昭,是商朝第23位国王,庙号为高宗。武丁是历史上一代名君,后人常用武丁之道来代指贤明的政治。其伯父商王盘庚,其父商王小乙。武丁年少时,曾在华邑(即今西华)行役,负责治理洪水、蝗灾和疫病,经常与“小人”一起劳作,因而较了解“稼穑之艰难”。在西华行役期间,武丁结识了经世奇才——傅说,并在一次祭拜女娲时,巧遇奇女子——妇好。他即王位后,提拔傅说、甘盘为大臣,以此二人“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任用妇好为将军,厉兵秣马,力求巩固统治,增强国力。《史记·殷本纪》称:“武丁修政行德,殷道复兴。”由于武丁将商王朝推向极盛,被称作“中兴之王”。后人又称之为武丁大帝。

  武丁死后,葬于西华县城东北15公里的田口乡陵西村,恰位于盘古墓与女娲墓中间偏下位置,距今约3200年。武丁墓古时的陵冢规模宏大,有载“望之如山”,为历代帝王崇仰至祭。陵墓前原有庙宇陵园,陵后两侧分置高宗最器重的得力辅助丞相傅说、甘盘陵墓。因历史上无数次洪水泛滥淤积和人为损坏,庙宇毁废,仅留高宗主陵墓顶和散落的古御祭碑刻数通。现存高宗主陵高约6米,长宽各百余米。商王高宗陵属全国现存为数极少、且较完整的奴隶制度时期帝王陵寝。商王高宗陵所在的王庄也因此改名成了陵西村。

  武丁的知名度虽然不及炎黄等帝王,但到当前为止,炎黄、尧、舜、禹、汤毕竟都只是古书中无准确记载的人物,只有武丁才是第一位有准确记载的帝王。武丁首创了军队以“师”为最高建制单位,建立了左、中、右三师。出土的武丁时期甲骨卜辞有“中师”之名。为稳定边民,他和妇好四处征伐,对鬼方、土方、羌方、人方、虎方等方国进行征讨,往往动用数千兵力,最大的一次发兵一万三千人。通过这些征战,武丁征服了许多小国,扩大了领土,促进了各民族之间的大融合,为商王朝形成“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的广大疆域,奠定了基础。同时也促进了中原地区与周边部族的经济、文化交流,促进了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各民族大整合,使商朝成为西起甘肃,东至海滨,北及大漠,南逾江、汉流域,包含众多部族的泱泱大国,实际上奠定了秦始皇之前华夏族大体上的疆域。同时,为了巩固内政,他首创了分封制,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分封制官僚体系。

  武丁时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关键时期,是中华文明许多特征的源头。武丁长达59年的稳定统治还为早期华夏文明的发展、进步、繁荣提供了难得的政治保证。随着考古发掘的不断增多,武丁文化的历史地位也必将为更多的人所认识。

  (二)中华第一哲人箕子及其《洪范九畴》与西华的衍畴学院。

        箕子,名胥余,封号箕,爵位子,世称箕子。是商王文丁的儿子,帝乙的弟弟,纣王的叔父,官太师,与比干、微子被孔子称为殷商“三仁”。在商周政权交替与历史大动荡的时代中,因其道不得行,其志不得遂,“违衰殷之运,走之朝鲜”,建立了有东方君子国之称的箕子朝鲜。

  相传,箕子因为正直和多次进谏,受到纣王的迫害,被禁于西华,在西华推演出了《洪范九畴》。周武王以“小邦周”打败“大邑商”后,曾经恭恭敬敬地向箕子求教。箕子就把治国大道《洪范九畴》传授给了周武王。《洪范九畴》阐述了行政方式、行政准则及行政决策方式,是一部中国历代专制王朝的行政大法,对于中国专制社会的形成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同时也奠定了阴阳五行说的基础,提供了中国人传统思维的框架。据《西华县志》(清)记载,周武王为了系统学习《洪范九畴》,在如今的西华县建立了衍畴学院,让所有王公大臣都过来学习。这应该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所行政学院。目前,西华县仍有箕子读书亭(台)和衍畴学院遗址等,因此西华又叫箕城。箕城遗址就在如今的西华县城内。

  箕子作为中华第一哲人、中国文化第一子,被公认为儒家前驱,其思想上承大禹,下开周公。尤其是箕子所著《洪范九畴》,不仅是儒学之源,也是道学之源,对研究我国古代哲学、行政学、社会学等具有重要意义。箕子在《洪范九畴》中强调“皇极”,强调“中正之道”即为“王道”,提出“王道荡荡、王道平平、王道正直”等理念。箕子还强调“乂(yì治理)用三德”,即刚正不阿、以刚制胜、以柔制胜。正如傅佩荣先生在《哲学与人生》一书中所说的那样:“(《洪范九畴》)足以建构一个国家。其中从自然材质谈到人类属性,从政务规划谈到天象规律,然后推出至高理想——皇极,以此作为国家的指导原则,亦即人群组成国家是为了体现绝对正义。接着,由三德再到稽疑,由庶征推至五福六极,以作为个人具体的报应参考。于是,我们有了一个像北极星一样的恒定之点,要将人生指向‘大中’之体现。有此目标,人生才不至于失望与落空。对古人而言,此一信念的作用无异于宗教的稳定力量。”但长期以来,对箕子文化及《洪范九畴》的研究一直未得到应有重视,箕子文化的历史地位与其深刻内涵不相适应。

        (三)道家文化起源与盘古的宗祖地位。

        道家文化的核心理念就是“道法自然”,最重要的著作就是《道德经》。老子认为,人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人应该遵循“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谓“道”,就是自然规律。所谓“德”,就是合乎自然规律的行为规范。研究发现,这种讲道论德的道家文化源于阴阳分化。道家讲: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就是混沌。“二”是阴阳。那么,是谁把混沌分成了阴阳呢?毫无疑问,是盘古。在《开天辟地》的神话中,宇宙形成之初,一片混沌,就像一个巨大无比的鸡蛋。盘古和女娲就生长在那“大鸡蛋”中。盘古醒来后,挥斧(或掌)劈开蛋壳,蛋中阳清之物上扬为天,阴浊之物下沉为地。自此,天地开辟,阴阳也分开了。因此说,分阴阳的是盘古,道家文化应始于盘古。

  此外,据《路史·前纪一》引《六韬·大明》:“召公对文王曰:‘天道净清,地德生成,人事安宁。戒之勿忘,忘者不祥。盘古之宗不可动也,动者必凶’。”这里讲到了“天道、地德、人事”,并称之为盘古之宗。这里的“天道、地德、人事”既是盘古之宗,又是《道德经》主要论述对象。透过西华流传的创世神话和《六韬·大明》中的只言片语,我们认为道德之根在自然,自然之神在盘古,道家文化应源于盘古。同时,盘古寨遗址和庄子墓同在西华县境内,庄子作《逍遥游》的地方也在西华,老子故里鹿邑距西华仅百余公里,且为平原,无高山大川阻隔,道家文化在这片土地上萌芽、产生、发展应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四)泛区文化与女娲治水。

        西华地势低洼,自古以来多遭水灾,古有“十年九涝”之说,水灾是当地除战争之外最大的灾难。因此,在西华及周边地区流传着许多关于水患、救灾的故事,也涌现出很多救灾的英雄。特别是远古洪荒时代,面对滔滔洪水,人们希望出现一位大神救万民于水患。女娲就是这样一位神话人物,西华流传着大量女娲治水的神话故事。西华经歌《今一日起大早俺来赶会》里就描述了远古时期洪水造成的灾难:“又来了大洪水淹俺村庄/那洪水卷着浪看不到边/水里边漂着人还有猪羊/俺哩家一会儿没了踪影/俺哩娘带着俺逃到他乡……”经歌《神仙河》里也有类似场景:“遇见天下发大水/木船救人脱了难/精卫没有坐上船/她被淹死在海边/从此精卫变成鸟/口衔石头把海填……”

  西华还流传着《女娲治水》的故事,相传洪水暴发的时候,女娲把人们集中到高岗之处,围岗而居。并亲自察看水情,发现子民居住的地方地势较洼,洪水无法外泄,就拔下头上神簪,由西向东划了一道印,大地随即裂开了一条缝,一条大河自西向东瞬间而成,滔滔洪水尽泻大海。人们从此不再受洪水之灾。在这些传说中,女娲就是远古中国最早的一位治水英雄。与之相近的传说还有很多,广泛流传于我国各地各民族,都反映了远古先民治水的愿望与实践。

  如今,不仅女娲治水的故事和经歌流传到现在,女娲治水的不屈精神也被西华人民传承至今。西华地处黄泛区腹地,如前所述历史上发生过的水灾数不胜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秉承女娲治水的精神,世世代代都在与水作斗争,兴水利、除水患,让水为人们所用。千百年来,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泛区人民始终挺直腰杆、不屈抗争,靠自己的智慧和汗水,经过一代代的不懈努力把昔日黄泛区变成了中原花果乡。特别是1938年国民政府以阻日为由炸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后,滔滔黄水一泻千里,豫、皖、苏三省44个县89.3万人丧命黄泉,1200万人流离失所,人为地造成了54000平方公里黄沙弥漫的“黄泛区”。泛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经过70多年的发展,黄泛区已成为中原“大粮仓”。透过黄泛区的沧桑巨变,我们仿佛看到了女娲补天、女娲治水的身影,黄泛区人民治水治沙的不屈身影。女娲领导族人补天治水与新中国黄泛区人民改天换地,印证了世世代代的华夏儿女改造自然、不屈抗争的真实写照。

        (五)我国传统孝道文化与女娲传说中的敬母情结。

        孝道文化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娲皇故都的西华县也流传着很多关于孝道的故事。“二十四孝”中丁兰刻木的故事就源于西华。相传,我县西华营镇过去有个丁家庄,有个叫丁兰的年青人对母亲不孝,后经神仙以乌鸦反哺、羔羊跪乳点化,开始痛改前非,赢得后人尊重。为教育后人,村人在村西北角修了一座丁兰亭和一座寺庙,取名“孝义寺”,丁家庄也随之改为孝义寺。此外,西华县奉母镇还有“奉母城兄弟争养母亲”的故事,奉母镇即由此得名。

  在西华经歌中也有很多宣扬孝道的内容,与丁兰刻木的故事如出一辙。如《女大当嫁是常理》中唱道:“代代儿女敬父母/祖祖辈辈敬祖宗/不管祖宗多少代/饮水思源要弄清/谁也不能忘盘古/忘了盘古绝了情/没有盘古没天地/没有天地怎能行/咱更不能忘女娲/咱身都是女娲生……是人就得讲孝道/不讲孝道是畜牲/自古百善孝为先/不孝怎把国家忠/人间孝道传下去/代代传给善人听……”由此可见,孝道文化在西华流传深远,始于人们最初对盘古女娲的敬爱,对父母亲的孝敬,从古至今早已融入人们的血脉。

  (六)楚汉文化与西华的古鸿沟文化。

        西华处于楚、汉文化融合的核心地区,古称鸿沟县。秦汉时期,楚、汉文化上承炎黄文化优良传统,秉持本土文化的纯厚优势,两大文化体系在长期斗争与发展中逐渐成长、成熟起来。据考古发现,西华县现存长平故城、南柳城故城、护挡城、后习阳城、都城、广粮城、奉母城、柴城、陆城、胡寨、泥土店、小白庄、瓦屋赵、后段、后于王、西夏亭、寇寨、养马岗、固庠、三合村、前李、七里仓、缑家等楚汉文化遗址30余处,以及陈灵公墓、潘岗汉墓群、东斧柯汉墓群、后段庄汉墓群等15处墓葬,出土有“富寿侯金印”、“东汉仙人戏凤画像砖”、“四神规矩铜镜”、“哥窑瓷碗”等文物。这些遗址、墓葬和出土文物,反映了楚、汉文化融合时期西华县及周边地区的经济社会文化状况。西华还是汉代名将卫青封侯的地方。《中国威信地名大辞典》载:“战国魏地,汉轩县,属汝南郡。武帝封卫青为长平候”。因此,西华又叫长平县。西华还是三国时魏将邓艾屯田的地方,《元和郡志》载:“集粮城在县西北12里,魏邓艾营田筑之,储粮故名”。清乾隆《河南续通志》载:“堪称正始二年(241)邓艾在陈、蔡屯田,筑城,时名‘集粮城’”。这里的集粮城就是西华县红花镇的护挡城。

  西华古称鸿沟县,穿城而过的贾鲁河就是楚汉争霸时的鸿沟。古时的贾鲁河水量充沛,可通舟楫,还时常有洪水泛滥,因此,古人又将它称为小黄河。今天的贾鲁河虽然浅可见底,但它仍是河南省境内除黄河以外最长、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连通济、濮、濉、颍、汝、泗诸水,成为当时中原大地上的主干水道。因此,鸿沟一带在当时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秦朝末年,楚霸王项羽与汉王刘邦在此对峙,后楚与汉约定“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者为汉,以东者为楚”。如今的象棋棋盘仍用楚河汉界来表示两军对峙。这条流淌了两千多年河流,已经成为一种象征楚汉融合、华夏民族大融合的文化符号,向人们述说着楚汉争霸时的金戈铁马,述说着华夏民族的分分合合。

 

  (作者系西华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西华县女娲文化研究会会长耿宝山)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友情链接
河南省人民政府大河论坛龙都周口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河南省人民政府周口市政府周口市人民检察院周口人事考试网龙都社区西华县
Copyright 2002-2011 中国西华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94-2536568电子信箱: 26856@qq.com办公地址:河南周口西华县
网站备案:豫ICP备12026452号
建议在IE6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