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华概况 新闻中心 组织机构 旅游资源 招商引资 企业风采 女娲文化 西华文化 图说西华 视频西华 西华特产 乡镇之窗 西华论坛
内容搜索:
位置:主页 > 西华名人 >
沈东平
发表者:admin 发表时间:2014-10-31 17:08
    沈东平(1905—1938),原名张秉乾、河南省舞阳县人。18岁考入吴佩孚的学兵队,后到冯玉祥的西北军。1929年在西北军中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受中共中央北方局派遣回河南,曾任中共许昌中心县委书记,中共河南省临时工委负责人。全国抗战爆发后,任中共河南省委委员兼豫东特委书记,在豫东领导抗日武装斗争。1938年7日29日,率部在河南睢县与日军作战中壮烈牺牲,时年仅33岁。
1937年11月,具有民族正义感的楚博担任国民党西华县县长。沈东平主动接触楚博,与楚多次交谈,使他充分了解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并使他从西华高涨的群众救亡活动中认识到共产党抗战政策的正确,真正体会到了共产党团结抗战的诚意。楚博佩服沈东平组织群众救亡的才干,聘请沈东平任县政府秘书,全县大小事情都与沈东平商量。沈东平极力说服楚博,革新政治,把全县原来的四个反对开放民众运动的顽固区长全部革职,委派魏风楼、胡晓初、屈申亭、侯香山担任区长,并把全县所有破坏抗战、消极抗日的联保主任、保长统统撤掉,换上爱国抗日、决心献身于民族解放事业的进步人士。沈东平还领楚博到陵头岗参观中共豫东特委办的抗日干部训练班。参观后,楚博也在县城连续办了两期抗日干部训练班,请中共豫东特委派人主持。沈东平不但亲自去训练班讲课,还经常深入到学员中间,一起啃窝窝头,睡大铺,与他们谈心,交朋友,给予生活上和政治上的关怀。
中共豫东特委与楚博建立合作关系后,沈东平又通过楚博与国民党淮阳专员刘莪青建立了联系。当沈东平提出帮助专署把抗日活动从西华推向全区时,刘莪青非常赞成,聘请沈东平为专署秘书,共商全区10余县抗日大事。在沈东平的领导下,中共豫东特委通过大量的统战工作,以西华为中心,在整个豫东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群众救亡运动。各县都建立了自卫队、姐妹队、儿童团等救亡团体。这些组织起来的群众,白天参加劳动,晚上站岗放哨,唱救亡歌曲。群众性救亡运动的开展,为豫东抗日武装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1938年5日,日军铁蹄踏入豫东。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沈东平和中共豫东特委着手组织抗日武装。沈东平首先征得楚博同意,以西华县政府名义,号召群众“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支援抗日”。以县保安大队和四个区的武装力量为基础,迅速组成3000人枪的西华人民抗日自卫团,不久改名西华人民抗敌自卫军。楚博(此时已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司令,魏风楼、胡晓初屈申亭、侯香山任副司令,沈东平任参谋长。自卫军内建立了政治工作制度和中共党组织。沈东平除抓部队严格的军事训练外,对部队的政治思想,抓得也很紧。他经常深入部队讲形势、讲任务、讲八路军的光荣传统和作风,讲国难当头,要为国出力,为民报效等等。还组织部队大唱救亡歌曲,活跃政治文化生活,使部队充满旺盛饱满的革命激情。
7月,中共河南省委指示西华人民抗敌自卫军东渡新黄河,深入睢杞太地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中共豫东特委决定由沈东平率一、三支队和手枪中队1500余人,作为第一梯队先行出发。当时,部队内部少数人眷恋故土、不愿离开家乡。沈东平对战士和家属耐心讲保家卫国的道理:“鸟爱巢,不爱树,大树倒,往哪住!”以通俗的语言,深刻的哲理教育部队官兵懂得:只有赶走侵略者,才能不当亡国奴,有国才能保住家。一位战士含着泪水对沈东平说:“不赶走日军,我决不回家!”
16日拂晓,一阵紧急的集合号声在自卫军驻地响起,第一批东征的指战员披挂整齐,集合在操场上。战前动员之后,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发出誓言:“不把日军赶出中国去,誓不回家!”周围的群众很早来到道路两旁,敲锣打鼓,燃放鞭炮,欢送自卫军出征。他们把早已准备好的鸡蛋、馒头、毛巾------往战士口袋里装。乡亲们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新黄河边上,望着沈东平率东征战士登上帆船,驶向东岸。
沈东平带领部队行至太康县转楼村,豫东抗日第三游击支队司令员吴芝圃专程来此迎接。两支武装汇合,旧友新知,相聚一堂,心情兴奋异常。吴芝圃、沈东平分析敌情后,确定三支队活动在傅集一带,西华自卫军向睢县南部挺进,待机消灭出城骚扰的日伪军。
沈东平率自卫军进入睢县境,首先消灭了勾结日军的潮庄土匪武装董尉庭部300余人,旗开得胜,士气大振。随后,部队进驻睢县平岗北部朱庄孔庄一带。7月27日下午侦悉,驻睢县日军一部押大车数辆,出城给驻城南河堤岭的日军据点运送弹药、给养。沈东平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在敌必经之路马路口设下埋伏,夺取敌人的辎重。
次日晨,沈东平亲自率领王华山的手枪中队和两个排来到距河堤岭只有2.5公里的马路口,他把部队部署在村北公路两侧的高粱地里。高粱叶声哗哗,一片战前的宁静。战士们透过高粱叶的问隙,监视着公路。上午10点钟,西北角的公路上扬起一片尘土,日军七八十人,拉着2门炮,扛着4挺机枪,押着大车向马路口缓缓而来。不一会儿,全部敌人都进入了伏击圈,沈东平喊了一声“打!”机枪、步枪、手榴弹像雨点一样一齐向敌人射击。日军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一时懵头转向,叽哩呱哇地乱作一团,丢下车辆,滚的滚,爬的爬,慌忙爬在路壕里,漫无目标地射击。10余名日军尸体歪歪斜斜地倒在公路上。稍停,敌人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兵分两股,一股就地抵抗,一股向马路口迂回,企图抢占有利地形。沈东平立刻命令王华山带队阻击敌人,自己带领17名战士,径直占领村东北角公路西侧的一座两层堂楼。堂楼北边面对敌人方向有个水坑,敌人难以接近。沈东平指挥战士居高临下,猛烈射击,楼前、坑旁躺下10余具尸体。河堤岭据点的日军闻声立即向马路口扑来。沈东平等18名勇士占据的堂楼腹背受敌,战况急速恶化。王华山带领手枪队立即发起冲锋,向沈东平靠拢。日军用轻重机枪封锁道路,手枪队无法靠近堂楼,只好撤退。此时,驻平岗的西华自卫军赶来增援,亦被敌所阻,无法助战。日军屡攻不下,气急败坏,即用钢炮、轻重机枪向堂楼猛烈射击。堂楼壁穿瓦崩。沈东平临危不惧,沉着指挥,打得日军在水塘边、墙角处丢下了四五十具尸体。狡猾的敌人又在堂楼后墙挖了一个洞,向楼上扫射。沈东平急忙组织火力,封堵墙洞。突然,飞来一颗子弹打中了沈东平的右臂,两个战士为他包扎后,他忍着剧痛继续指挥战士们奋力还击。
下午2时,敌人的又一次反扑被打退后,沈东平的腿上又负了伤,多数战士已躺在血泊中,余下的4名战士紧紧地围在了沈东平的周围,决心誓为抗战死,不当俘虏兵!残忍的日军又发射了燃烧弹,楼内燃起了熊熊烈火。情况万分危急,战士们要背沈东平向外冲,沈东平坚决不让,他说:“你们逐年轻,革命的道路还长,我掩护你们突围。”4名战士谁也不肯挪动一步,沈东平一字一顿地说:“服…从…命…令!”边说边用手撑着身子,倚在墙上,持枪向敌人射击。战士们无可奈何地向前迈了几步,忽然听“噗通”一声,沈东平倒下了,鲜血从他的腹部涌出。他看到战士又转回来,严厉命令:“快冲出去!”4名战士下楼时还看见参谋长投出一颗手榴弹。当幸存的一名战士刚冲出包围圈时,整个堂楼已被大火吞噬。
日已偏西,枪声停止,日军匆匆撤去。自卫军官兵奔进村子,眼前的一切使他们惊呆了,楼房在冒烟,东平等烈士的遗体横躺在楼房内、楼道口、小院里,指战员见此情景,无不悲痛欲绝。当天,三支队特务队队长苗泽生带领群众,将烈士遗体安葬在平岗学校操场的北侧。
7月29日,西华抗日武装和睢杞太抗日武装在烈士墓前召开追悼大会,沉痛悼念沈东平和马路口牺牲的抗日勇士。会场上的哭泣声、哽咽声哀天动地。吴芝圃在会上号召全体指战员化悲痛为力量,消灭日本侵略军,解放沦陷区的人民,为烈士报仇。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长彭雪枫闻,后也赶到西华,慰问沈东平家属,并将噩耗电告了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
而今,在豫东的原野上,沈东平烈士洒下的血渍已无处寻觅,它已深深溶入祖国大地。然而中原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沈东平烈士的英名,他为中华民族留下的功绩永垂青史,百代流芳,激励着我们为实现中原崛起而努力奋斗。同时,日本帝国主义欠下的血债,中国人民也是远远不会忘记的。


沈东平同志是河南舞阳县人。原姓张,名秉乾,来西华前改名为沈东平。少聪颖,爱读书,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但因家境贫寒,早年失学。他为了糊口和求学上进,曾进一杂货铺里当学徒。白天劳动,夜晚学习。在两年的学徒生活中,他不堪劳苦,受辱挨骂,随弃商从军,考入西北军某部的学兵队,在洛阳受训两年。学兵队毕业后,即在某师工作。在此期间与我党在该部从事秘密工作的党员取得了联系,不久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自1930年之年,即以革命为职业,从事党的秘密工作,转战在华北各地。
一九三四年受华北局的派遣,来西华县恢复豫东党的活动和开辟抗日工作。他成功地争取、改造了西华县一方之强的实力派胡晓初、屈申亭、侯香山,并发展他们为特别党员,使我党恢复了在西华、豫东一带的活动。然后又成功地做好西华县国民党县长楚博的工作,时过不久又争取了国民党淮阳专区专员刘莪青和我们合作抗日,并分别被他们聘请为私人秘书。在西华、扶沟、淮阳、太康、沈丘、项城等县建立党的组织,发动群众,在豫东广大平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群众抗日运动。
沈东平同志遵照党中央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发展人民抗日武装的指示,于一九三八年积极地协助楚博把全县四个区的区长和大部分联保主任,换成了我党党员或思想进步、愿意团结抗日的青年,为我党在西华县开创了初步规模的抗日民主根据地。在他的领导下,西华、淮阳、扶沟、太康、沈丘、项城等县开办了各种训练班,培养了数千名干部。当徐州沦陷,豫东吃紧的时候,他遵照河南省委的指示,在西华县组织了五千多人的人民抗日武装。不幸的是,他在一九三八年七月带领西华县人民抗日自卫军赴水东对日作战中,壮烈牺牲。
我听说沈东平这个名字是在一九三六年春,那时我在本村当小学教员。那年春荒,十室九空,民不聊生,时有抢粮的事发生。有一天我问联保主任刘学静是怎么回事?他很神秘的地我说:那是胡晓初请来的,在陵头岗完小当教员的,支使着胡晓初干的。这和一般的土匪抢粮不一样,他们都是共产党。我说:我听说过有一个沈先生,两个王先生是共产党。胡晓初又怎么和共产党走到一条路上了?他真的信了共产党吗!他说:不但信而且是一片忠心哩!沈东平先生是一个头,这人很有本事,胡晓初听他的话。你知道胡晓初这个人,最傲气,周围三二十里,谁能使动胡晓初?可就只有沈东平叫他干啥就干啥。胡晓初手下的一些人,多数都是穷朋友。今年春荒,民众十有八九揭不开锅,叫苦连天。沈东平即和胡晓初商量好这样干的。这下周围十几里的人都跟上胡晓初了,胡晓初的势力又大了。共产党的根子也扎得更深了。我说:能看看共产党是个什么样也好。因为当时刘学静是联保主任,又是小地主,不知道他对共产党的态度,没有敢再多问。
沈东平同志在胡晓初家站住脚之后,经华北局批准,又派几个同志来西华。为了有一个合法的职业作掩护,胡晓初利用他的势力,强行拆掉了周围十多里的几座庙宇,在陵头岗办完全小学,建造了两座教学大楼,并把这些庙的公产纳入学校经费。沈东平、路延龄、王子英,以及王其梅、刘作孚、范亚峰等同志先后来这个学校任教,这个期间党的工作主要是在三岗一带做社会上层人士和教学的工作。采取交朋友,拜把兄弟的方式,求得站住脚,扎下根,很少到群众中活动。只有沈东平同志经常到外地活动。当时就有人说:胡晓初和共产党牵上线了,将来要在西华实行共产了。这些外来的先生都是共产党派来的。胡晓初已和国民党闹翻了,要再入共产党,就把事情闹大了,不知将来闹成什么样子!也有人说:这些人不是共产党,是胡晓初和魏凤楼到山东见到冯玉祥准备拉队伍的。冯玉祥、魏凤楼还当军长(魏原是冯的军人),胡晓初当师长。这些外来的先生都是准备帮助胡晓初拉队伍的。沈先生是个头,胡晓初最听他的话,将来可能当胡晓初的参谋长。
胡晓初确实和魏凤楼到山东泰山见过冯玉祥。那是为了冯玉祥准备东山再起,策划组建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路延龄(即路岩岭)是魏凤楼的工作人员,随魏、胡一同前往,和胡晓初相识。后因蒋介石的阻挠,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遂告失败,魏、胡的活动自然作罢。就在这时,我党派到冯玉祥处工作的同志了解了西华的情况。一九三四年冬,华北局派沈东平同志来找路延龄,准备争取胡晓初。经路延龄引见,沈东平和胡晓初见面了。他们畅谈终日,甚为投机。当沈东平论述了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和全国的政治形势以及胡晓初的出路之后,使长期居住在穷乡僻壤的胡晓初顿开茅塞,如拨云雾而见青天。第二天再找屈申亭、侯香山继续交谈。他们无拘无束,有说有笑地谈到深夜方散。经华北局的批准,沈东平同志在胡晓初的家住下。从此,开始了党在西华的重建工作,经常奔走在西华、豫东一带。
沈东平同志公开活动时,是以陵头岗完全小学校(后改为普理学校)的教员身份出现的,人们都知道他是学校的沈先生。不论是学生,教职员工,或周围的群众,只要一提起沈东平,都翘起大拇指,称赞不已,都把他看成良师益友。不论是什么人只要一接触他,就觉得亲近难舍,终身难忘。
一九三七年春,我村小学因灾害停课。刘学静对我说:现在有一件事请你跑一跑。我说:你只要看我中,我就去吧。他说:沈先生要我找个人办咱们联保的图书馆,利用图书馆组织读书会,好把本职保的失学的青年学生拉拢在一起,搞些读书学习活动。图书馆的图书须要募捐款来买,你去跑一跑捐些款子来,将来由陵头岗小学沈先生组织统一买书。我一想这事好,我正没书读,能办起来有书读太好啦。我答应了。跑了两个月,认捐的有二十多元,但只收到现款三元五角。所以书没买成,读书会也没办起来。快收麦的时候,刘学静对我说:沈东平说读书会、图书馆都不办了,要办抗敌后援会,组织援助前方抗日将士。因为麦收就停下了。
麦收后只作了些宣传,没有实际行动。约在八九月间刘学静又说抗敌后援会不办了,要办动员委员会,各联保都办,并说陵头岗来了一位刘作孚先生,此事由他负责,又叫我去组织。动员委员会的成员有各保的保长和一些上层人士,共二十多人,在联保办公处开成立会时只到了十二人。会上选举刘学静为主任委员,尹安仁(枣口人)、刘致君(朱湾集人)为副主任委员。
我和沈东平同志在工作上的直接接触是一九三七年冬,豫东特委在陵头岗办抗日干部训练班结业的时候。一九三七年重阳节前,刘学静对我说:“沈先生他们在陵头岗办了一个训练班,是为了培养抗日干部的。你愿意去吗?将来打日本组织队伍,要很多干部,正需要你们青年人。如果你愿意,还可去找你们一时的几个要好的同志。这是我们西华县的黄埔军校,将来是很有希望的”。后来我约会了刘建功、刘学周、朱克昌等五个人,过了重阳节就去报到了。在学习到二十多天时,由屈登瀛和刘作孚介绍我们五人入党。一下发展了五个党员,引起了沈东平同志的重视,又因为自春季以来我组织“读书会”、“抗敌后援会”、“动员委员会”等活动,都是沈东平同志交待下来的任务,听说我入党了,在结业分配工作时,他特来参加。当介绍到我时,沈东平同志说:“啊!你就是刘立业,大半年前我就知道你了”。
沈东平和刘作孚让我们讨论一下如何把我们全联保的工作搞好。这是我们入党后第一次接受党交给的任务,心情都很激动,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一阵子,认为主要的困难是那些保长、地主、土绅的工作不好做,他们不点头,不说话,群众不敢动。就是学生、青年农民能听话,愿意跟着走,这些人几句话就破坏了。沈东平同志说:干革命不要怕这、怕那,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现在我们主要是宣传抗日,爱祖国、爱人民,誓死不当亡国权。要敢撞敢碰,天不怕,地不怕。你们都是本地人,三五里、十里八里,不是亲戚,就是朋友,有很多有利条件。你们可以得到联保主任刘学静的帮助。对那些保甲长、地主、土绅,我们为了党的工作又必须和他们打交道,在现在的情况下要想把群众组织起来,跟着我们走,就得先把他们的工作做好。蒋介石所以强大,就是依靠地主的政权,统治群众,剥削群众,镇压革命的。我们现在就是利用国共合作团结抗日的大好政治形势,和蒋介石争夺群众,把广大群众从他手下解放出来,团结在我们周围,这就叫“釜底抽薪”,或叫“挖墙脚”。我们能到处都挖成功,蒋介石造的这座反动统治大厦不就塌台了吗!可是这争取群众的工作,又必须从上层做起,因为群众都怕这些小人物头,对这些小人物头既要看到落后反动的一面,又要看到还有可以利用的一面。我们宣传抗日,他总不好说他愿意当汉奸吧!况且,大多数人都是有爱国心的。我们可以把这些小人物头看成是统战对象,积极和他们交朋友,争取他们支持我们。当然,能把某些人争取过来更好,争取不过来,能使他们暂时不反对我们也行。沈东平同志的这一席话,既是交待工作任务,又是灌输策略思想,既讲工作步骤,又谈工作方法。沈东平同志最后说:你们组成一个小组,刘立业当小组长,遇事小组要多讨论。
刚过春节不久,沈东平同志要我们几人在刘学静家开会。我们本村的五个姓刘的党员成立一个党支部,指定我为支部书记,指示我们在两个月内把全联保的群众都组织起来,每个保都要培养五七个青年骨干。根据形势发展的必要,我们要各级向全县发展,不能再限在老三区了。你们四个人(指刘建功、刘学周、刘学善、刘立业)准备调到外地开辟新的工作。
支部成立后约半个多月,我去陵头岗向沈东平同志汇报工作。他向我传达了县委的决定:
第一、去年在训练班学习过的同志,除个别必须留下,坚持本乡工作外,都要向老三区以外发展,把全县的工作局面打开。第二、在新的地区着重培养骨干。在农村中失学的高小学生、初中学生是很多的,他们很想找出路,他们中大多数又对现实不满,有改革社会的要求,又有打日本救中国的爱国热情,所以这些人最容易发动起来。第三、要多做当地的小人物头的工作。这些人,都影响着一些人。只要做好一个人的工作,他周围的一些人就好办了。对当地大一点的人物,可以先不接触他,因为这些人群众大多数都恨他,搞不好我们会脱离群众。如果地主主动接近我们,也不要回避他,尽量争取他帮助我们的工作。开群众会时,如果他自动到场,也可请他讲几句话。第四、要注意做好妇女工作。现在我们的妇女工作,基本上是“空白”。我们非常迫切地需要几个妇女干部。因为你没有一个女同志,你们青年小伙子就不好到群众家中找大闺女、小媳妇谈话。必须把她们动员起来参加抗战,而且她们同时也需要解放。解放妇女是一项重要工作。第五、生活费问题。前一段,是在家门口工作,你们都是吃自己的饭干党的工作,而且有的人把地都荒了,这是一种革命精神。现在到外地去,我给你们寄几封信,到这些朋友家吃饭,你们自己凑合几个钱带在身上,以防万一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就买个饼吃。到这些朋友家去,不仅是解决食宿问题,而且重要的是请他们帮助工作。第六、你带一个小组,由逍遥、老窝、何庄,到砖桥三、四两个区转这么一圈,到那里做些抗日的宣传工作,散布一下我们的影响,交一些革命的朋友,结识几个积极分子。你们这次去,就好比唱戏的先出来踩踩台。工作上遇到困难,要多讨论,多想办法。困难是会有的,不要怕,只要敢闯敢干,就会成功。
我们遵照沈东平同志的指示,在三、四区西部转了五天,开了群众大会,在逢集的街头上作了抗日救国的讲演。好多群众还在问:日本鬼子真的会来吗?他来了不是光和军队打仗吗?还杀害老百姓吗?听说日本很小,还没有咱们一个省大,能敢来欺侮我们吗?大多数人都说:国家要打仗,我们出点钱,出点力都行,可不能当亡国奴!还碰上几个开明的读书老人,都说:你讲的都是忠国爱民的好话,自古就是民要爱国,国要爱民,有国才能有家,亡了国,也等于亡了家,古人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俗话说:“亡国奴不如丧家犬”。自古及今,甘愿当亡国奴的都没有好下场。咱们有四万万五千万人,还能打不过一个小日本吗?只要像你们宣传这样,一定能打败小日本的。
当我们到达砖桥时,看到街上的人神色有些紧张,一打听,才知道被土匪包围了。
我们看实在无法进行工作,第二天就走了。我们四人出了砖桥北门,沿着一条大道向北走了四里多路,突然从前面坟地里站出三个人,持枪高呼:站住!举起手来!先过来一个人。我就先走过去了,对他们说:我是县教育局派出来宣传抗日的学生,经西夏亭、逍遥、老窝、何庄转了一圈,不知道你们这里有事,昨天晚上才到砖桥,区长不要我们在那住,所以今天就回县里去了。他们听后,也就让我们走了。
大概是到阴历二月初的一天,沈东平同志捎口信叫我去岗上(指陵头岗)见他。他说:你们在砖桥没被土匪扣住,并且瞒过他们顺利地回来了,这不错。你们对坏家伙随机应变,没有吃亏,这就是进步。
对下一步的工作他作了如下部署:现在形势发展很好,全国团结抗战的呼声很高,国共合作在顺利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全国已基本形成,对我们开展工作十分有利。我们的工作计划,也得改变。楚县长很积极,决心和我们合作到底。他已经任命魏凤楼为第一区长,还准备任命普照(胡晓初)为第二区长。所以我们的工作要扩展开:
(一)楚县长出名出钱,在县城里办了一个抗日干部训练班,从全县招生,着重培养当地的青年学生和小学教员。准备调刘建功到训练班去工作。(二)你调出第四联保到第七联保,开展那里的工作。我给你寄封信去找联保主任武景新,吃、住都在他家,一切工作可和他商量,要他多帮助你。工作任务,除普通的宣传组织群众之外,重点把自卫队先组织起来,把所有武器,不管是快枪、大刀、红缨枪都编到自卫队里。但是原来的持枪人不要改变。因为,持枪人大多数都是枪的主人,少数是枪的主人的亲信,一改变就会闹意见。(三)你们那个联保(即第四联保)的工作,由枣口小学教员施德生负责。刘建功暂时走不了可协助施德生进行工作。(四)刘学周、刘学善、朱克昌三人去逍遥乡师上学,在那里开展学生运动,在学生中发展革命力量。(五)你到那里以后把群众组织统一起来。根据老三区这里的经验,县委决定全县都按男、女、老、少分别建立组织,分配不同任务,又好分别组织活动和学习。具体应该是这样:
男满十八岁至四十九岁均可为自卫队员。把所有的步枪、红樱枪、大刀,都归自卫队使用。十八岁至三十岁的拿武器,平时担负看家队的任务,战时就是民兵游击队。现在也可以叫武装自卫队。男五十岁以上的可以组成老人指导团。这些老人有社会经验,做事想的周到,将来日本鬼子打来了,他们可以出主意想办法和敌人斗争;另一方面,他们在家和村庄上都有一定的影响,把他们的思想说通了,其他人的工作都好办了。男十六岁以下至十二岁组织成少年先锋队。这些少年孩子纯洁,好教育,在家中又不是主要劳动力,容易组织活动。这是自卫队的后备军,要是将来抗战打上五、六年,正需要他们当兵打仗。所以不要轻视这些娃娃的工作。男女十二岁以下、六岁以上可组成儿童团。要重视对儿童的教育,从儿童时期起,就进行爱国家、爱民族的忠国爱民的教育。如果抗战打上十年八年,他们也都成了有用之人了。十三岁以上的女孩都编成姐妹队。她们思想纯洁,要求解放的心切。他们最怕日本鬼子来了跑不动,很羡慕不裹脚的女学生。你要能找两个天足的女学生跟着你去做她们的工作,是最好不过的了。还可办认字班教她们认字。放脚问题要把各方面工作都做好,不要强迫。四十五岁以下的媳妇,都编成妇女队。这一部分人要求解放的心最迫切。因为她们既负担着操持家务,抚养孩子的重担,又要婆婆丈夫的压迫。所以要做她们的工作,也必须同时做好她丈夫和她婆婆的工作。四十六岁以上的妇女都编成老婆会。这些管家婆在家庭中对儿女媳妇影响很大。不做她的工作,她的闺女、媳妇就出不来。
以上这些群众组织,都以甲编成小组,以保编成队,队有队长,小组有小组长。也可以设一至二个副职。要多组织小组活动,交给他们任务,分别进行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
我接受任务后,从家走的时候,心情很兴奋。感觉到党叫我出去独立工作,这是对我的信任和栽培,一定百般想法把工作做好,不能辜负沈东平同志对我的教育。
我按时到了武景新家,住在他后院的客房里。由武景新陪同我到各保转一圈和保长、土绅等小人物见面,并说明我的工作任务,要他们今后大力帮助。接着我到各保开群众大会,宣传抗日救国,保卫家乡,要组织起来的思想发动工作。
在三月初的一天,沈东平同志来了,我向他汇报了近一个月的工作情况。他说:宣传工作做好了,群众都知道日本鬼子要来了,亡国灭种的大祸临头了,必须团结起来打倒日本。这就不错了。
沈东平同志转了话题说:我在淮阳和刘莪青专员已经商谈好了,由他出名、出钱,由我们出人负责办一个抗日干部训练班。本月中旬就开学。这位专员是国民党员,老同盟会员,思想进步,有爱国心,对蒋介石的一党治国、独裁专政、贪污腐化、不讲民主、不实行三民主义,对日本妥协投降很为不满。对我党的抗日民主统一战线和抗日救国的十大纲领等爱国主张,非常赞成,愿意和我们合作抗日。所有教学工作人员我都安排好了。你也去,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主要是当学员,学点军事,将来好打游击。附带着救亡宣(即俱乐部)的工作。除区长、区员、联保主任之外,还招收一部分失业的学生和教员,由各县保送。学习完了,各回各县工作。里边党员很少,这是党员名单:淮阳一个,扶沟两个,西华两个,你任党支部书记。训练班刘莪青兼主任,郝九亭同志任教育长。十五号以前一定到县政府去找一个姓宋的秘书,拿介绍信去淮阳报到。
淮阳专区抗日干部训练班,设在北关太昊陵边一个农林学校里。开学的时候,从第一战区来了一个战地服务团,强行接管了训练班。他们天天骂共产党,骂学员是土匪、贪官、污吏,不严加管训不行。过了半个多月,就以莫须有的罪名开除一百多学员。我们在学员中里外串通,斗争了十来天,并准备给服务团团长韩克敬一点厉害,这一伙败类,夹着尾巴逃跑了。
战地服务团逃跑后两三天,郝九亭同志带了六、七个人来到学校。经过两天的整顿工作,编了三个中队,共四百来人。沈东平同志来了,他笑嘻嘻地说:这场斗争很有意思吧?你们干的很好嘛!能把战地服务团赶走,是个很大的胜利。现在不是又归我们了吗?形势变化很快,台儿庄大战结束了,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徐州已经难保了,训练班也办不长了。你们要加紧学习,快点结业。主要把抗日游击战的战略战术学好。
五月二十五号前后,沈东平同志又来了。作了以下指示:
(一)徐州已经失守,皖北、豫东形势紧张,日本会很快沿陇海路西进,占领郑州,威胁西安和武汉。淮阳地区很快就会被敌人占领。豫东、皖经这块大平原上国民党军队,不会据守,这就要靠我们来开展游击战争,和日本帝国主义作斗争了。训练班要很快结束,结束时要动员同学各回各县,就地坚持守土抗战,发动群众,组织游击队,和日本鬼子打游击。
训练班结束后,我回到县里,找到沈东平同志。他对我说,我回三区工作,到区部找王学武、屈登瀛,你们三个组成区委会,由王学武任区委书记。
县成立抗日自卫团,各区成立区团。每个区团二至三个大队,每个大队三个中队;每个中队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人。
各区成立区团政治处,负责部队的组建工作。你和学武同志,分任政治处正付主任,负责日常全面工作。重要事情和屈申亭商量,征得他的同意再办。
自卫团的组成办法,可以每联保先征二十人枪。组成一个大队,看情况必要时再征集。要每人一只钢枪,一百发子弹。不要土打五。这些枪支弹药,都要随人一起报到。枪支弹药都要从地主手中借用,不准向群众派款购买。
部队组成之后的给养经费问题,按照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政策,采取捐富户的办法,按各个地主的实际情况捐款捐粮,可多可少。不准按地亩摊派。
各联保的联保主任,不可靠的要撤换掉,能够和我们合作共事,愿意抗战的要团结他们。每联保可派一、二个民运指导员负责群众工作。还可设一二个工作员协助指导员进行工作。
部队要在六月十号前后组成,要按八路军的办法,每中队要设政治指导员一人,每分队设政治战士一人,负责政治工作。政治指导员和中队长是同一级的官长,对连队的事情共同商量处理。
部队组成之后,立即进行军政训练。首先是抗日救国、保家保民的教育。使干部士兵都知道我们这个军队和国民党、军阀部队是不一样的,是人民群众组织起来保家卫国的,是和八路军一样的人民军队。所以我们叫“西华县人民抗日自卫团”。其次是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的训练,使人人都学会打游击。还要搞刺杀投弹训练,准备和鬼子打交手战,拼刺刀,拼大刀。
最后他说:现在我们的工作开展的很好,全县四个区的区长都是我们的了。前边这些事是前几天特委才讨论决定的,并且已经征得楚县长的同意。现在是我们如何把这些办好的问题了。
按照特委的决议,我们开了区委会,并请区长屈申亭参加。会上讨论了干部问题,新兵集中地点、食宿设备、编队、训练等问题。五号到十五号基本到齐了,约四百多人,编三个中队。在这些士兵中大多数是纯洁的青年农民,小部分是失学的学生,还有少数是旧军人。连、排干部,一部分是经过我们各个训练班学习过的学员,一部分是旧军人。二十号就开始训练了。大多数都说这比干旧军队好,有少数旧军人却说:国民党的西北军的我都干过,没有见过有政治指导员,管这么多事,比中队长管的还严,打野外踏坏一棵庄稼他也得批评,什么群众纪律……。有一次,一个班长串通几个旧军人杨言要打我,我们立即进行了处理,并在全大队开展了深入的教育。把政治工作制度的意义,革命军队的本质,政治指导员的职权等系统讲了几天,得到了全体官兵的赞同。
王其梅同志因事路过三区了解到这一情况,他认为这件事很有意义,很值得推广。
七月初的一天,我因事找沈东平同志,他一见面就说:“你这个指导员是不是挨了打啦?你们在那里干的很好,这个经验很有用。这就告诉我们,要想建立一支革命的军队,不容易呀!你们能及时了解情况,发现问题、研究办法,迅速解决,很好。没想到这次和沈东平的见面,竟是最后的告别了。
天地运转,岁月流逝,沈东平同志的伟大形象,时常浮现在我的脑际。我要学习他那坚贞不逾、忠心耿耿、不怕牺牲、不畏险阻、奋斗不息的大无畏精神。我还要学习他那深入群众,了解情况,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学而不厌,诲人不倦,长于启发诱导,善于因势利导,鼓励多于批评,务实多于虚谈的优良的领导作风。他对我影响最深的是他能正确领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和省委的指示,根据客观形势的变化,及时地改变自己的工作计划,调整工作人员的部署,不失时机地提出符合客观情况的新的工作任务,因而能使党的工作得到顺利的发展。他最使我敬佩的是他对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运用。他能争取各种进步力量,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进步因素,最大限度地减少我党工作上的敌对势力。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广泛地开展了豫东的抗日群众运动,顺利地建立了五千多人的西华县人民抗日自卫军。
(作者原名刘立业,离休前任湖南省益阳军分区政委)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友情链接
河南省人民政府大河论坛龙都周口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河南省人民政府周口市政府周口市人民检察院周口人事考试网龙都社区西华县
Copyright 2002-2011 中国西华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394-2536568电子信箱: 26856@qq.com办公地址:河南周口西华县
网站备案:豫ICP备12026452号
建议在IE6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站